Other Journals

60th EEMA PRESENTATI​ON (2) - PP Hydraulic
RYEMT Conference
News

Student Journals

鄒之皓Cindy TSOU (Taiwan)

Outbound to Australia

2013-10-14
漸漸進入春暖花開的季節,今年春姑娘的腳步比較慢,通常九月就算他的舞台了,但還是溫度還是很低且下很多雨,轟媽說這有點異常,不過就算溫度多低,風多大,雨多猛,轟家總是溫暖我的心!
 
每次跟轟家去shopping或出去吃大餐時,都默默地轉身在數手指,算一算,這裡的物價真的很高!一個平常在台灣早餐店的三明治,包個起司和番茄就要150元台幣;在餐廳光一個前菜角色的沙拉就要450元台幣,每一口都是金控控的money money!我可愛的零用錢在外面吃個六餐就全部光光了!物價三十倍,但人民的步調是三倍慢,不過還好的是,我的體重還沒三倍啦!
 
終於知道為什麼這裡人開車這麼紳士了,在澳洲要取得駕照可不簡單啊,要用好多時間去堆疊,在這兒,16歲就可以學開車,在拿到學習開車的駕照前,要先考筆試,通過了就可以得到一張學習駕照,還有一本學習冊,可以在父母的陪同下開始上路,這時,他們會在前窗和後窗貼上L字,代表LEARNING,每一次開車,都要在冊子裡記錄開多少分鐘、在什麼路段、路況怎麼樣和天氣如何,要開滿25個小時,接著會有測試人員到車上一起上路測試,如果測試員覺得不ok就要再繼續練習,如果測試員說ok,就要再進行下一個一樣的25小時。50個小時過去後,要在電腦上做一個測驗,通過了他們的車窗上會換成紅色的P字,表示PRACTICNG,這時不需父母陪同可以自己開車,但不能在夜裡開車,載的人數也被限制,紅色的P字會跟隨著你一年的歲月。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不不不!紅P退休了換綠P,接續他老大的任務一樣跟隨你一年。經過兩年又五十分鐘的考驗,或者更多,雖然他們學開車的年齡比台灣的我們還早,但這些學開車的時間,磨去他們開車的壞習慣;不是在監理站或駕訓班裡模擬,而是在路上觀察,慢慢培養他們的耐性,說到這,來這麼久我都還沒聽到一聲喇叭聲欸!有一次在等紅綠燈時,轟家前面那台車的駕駛在跟旁邊的人聊天,已經綠燈快15秒了,後面沒有一聲喇叭聲喔,在台灣喇叭好像不用錢一樣!且在這裡很多路口是沒有紅綠燈的,有的是圓環而有的就只有交叉路口,但他們總能井然有序的互相禮讓,沒有爭吵沒有喇叭沒有事故,真希望能在台灣看到這樣感動的畫面!


 
這個月有到社裡去參加一次例會,非常新奇的是,這裡是早上開會!!而且是七點!!真讓小妹我嚇醒了哈哈!不過可以跟社裡的uncles和aunties早餐約會很幸福!會議只有短短的一個小時,七點到七點半可以先用一點脆片和牛奶,七點半正式開始,沒有唱扶輪頌,有禱告詞,再來就玩一個小遊戲,你可以選擇左手放頭上或右手,也可以雙手,一位uncle會拋錢幣,說人頭和數字那面各是左手、右手、或雙手,只要一樣就可以繼續玩下去,生存到最後的贏家就可以得到小禮物啦!大家一起玩遊戲的畫面真可愛!社長宣布完事情後,可以到旁邊成早餐,邊吃早餐邊開會!再來uncle跟我們報告11月社裡一個大活動的相關細節,可是我要錯過這個活動了,活動期間二轟爸要到我到西南澳的Denmark玩,真可惜!會議結束前半小時,有個uncle前陣子到挪威的小島玩,他和我們分享那邊的一些趣事還有美麗的照片!這次例會還沒有做簡報,只是二轟爸和社長把我介紹給社裡的uncles和aunties認識,送禮物給社裡,還有交換小社旗!下次就要帶著簡報隆重登場啦!我一定會賣力地把台灣推銷出去啦!


 
學校第三期結束了,我們開心的放假去,但對12年級的學長姐來說,是個離別依依的轉捩點,離開了待了五年的校園,邁向他們的下一段旅程!這裡的普通高中升大學是不用大考的,拿著在校的資料去申請你有興趣的科系,但如果是私人學院的話就不同,因為有主修的科目像音樂戲劇美術等,所以就要通過術科考試再以成績去申請,跟台灣生大學一樣。
雖然是感傷的畢業,在離開學校的前兩天,畢業生會搞個變裝秀,休息時間大家在中庭大聲的放音樂,開大party,一起跳舞、搞怪,戶噴顏料,聽朋友說前幾年還有人丟雞蛋!而且會在校園無俚頭的整學生,有一堂課我們再聽演講,包包放在教室外,結束後,發現我們的包包被很難拆的塑膠綁帶兩兩繫在一起,真的是好笑又好氣!
畢業典禮就在體育館,沒有布置沒有檯子沒有頒獎,但有校長、主任和counselor溫馨感動的勉勵話語,相信他們帶著滿滿的祝福,一定可以飛的更高更遠的!


 
9/19 當天50所西澳公立學校的老師們到市區去罷工,因為西澳政府要刪減500個教師工作崗位,老師的薪水也被刪減,還有給學校的經費也大幅減少,但2015西澳7年級就能到算高中的一個年級,學生變多但經費減少,老師和學生家長因此上街罷工。老師說這樣以後可能很多課程都會關閉,課堂學生數也會增多,本來是以不超過25位為標準,小班制教起來比較有成效,但學生數增加的話,進度會變慢,因為要配合不同學生。轟媽說5年前也發生過一次,但規模沒有這次這麼大,罷工的老師說這只是第一步先提醒政府,如果他們還是沒有任何想改變政策的意思的話,會採取其他不同的方式抗議。
幸運的碰上澳洲大選!公民滿18歲都必須投票,沒有去投票的話,會依照你延遲投票日的天數來罰錢,如果人在海外的話,要在出國前先投票,或是政府會把票寄去國外給你,你決定好,蓋好章後再回傳回來。投票日的晚餐時間,邊看著新聞開票,轟爸邊跟我們解釋,眾議院的部分,投票時,依據自己對候選人的喜好程度,用1、2、3來排序,在計票的時候,每一輪會淘汰得到1最少的候選人,再將其票數轉給得2的候選人,以此類推,直到有候選人獲得過半數當選。而參議院則是每個選區按照各政黨候選人名單獲得票數的比例,在參加選舉的各黨中分配議席。今年聯盟黨壓倒應的擊敗工黨,2007年後,再一次政黨輪替,人民應該很期待吧!
 
Football熱潮席捲進整個城鎮,因為我們住的城鎮Fremantle隊從來沒打到Grand Final的我們,這次一路順利,打進最終賽,我們的代表色是紫色,因為是海港所以標誌是Dockers,城鎮給紫色染上新的歷史,球迷大聲的在路上集氣,鎮上也把路給封了,球迷席地而坐一起看大螢幕轉播,因為賽場在墨爾本,我想這股紫色風暴不只席捲西澳,更有強大的力量飛越到東澳了!大家真的很瘋狂也很興奮,希望自己小小的打氣,再把所有的集在一起,給予球員們最大的力量!球迷在家的布置我看的就像博覽會一樣!有在院子放好多代表色的顏色氣球,有在陽台擺滿好多彩帶,有升上大大球隊旗子的旗竿,還有人把草皮用紫色畫上Dockers的符號,很有趣!我們家當然也是紫色風暴,花是紫的,圍巾是紫的,衣服是紫的,指甲油也是紫的!這也是我來到這看到路上停的車子最擁擠的一次,因為大家在一起看球賽比較有趣嘛!好多家裡邊看球賽邊開party,很瘋狂!但是最後我們以些微之差輸了…大家還是不放棄的一直大喊FREO(Fremantle)!我們相信:We will be back!明年在台上拿著獎盃的一定是我們!!


 
喜歡這裡悠閒安靜的生活步調,雖然沒有夜生活,但晚上增進了家人的溝通時間;喜歡這裡很有耐心的人民素養,餐廳上菜等了一個小時,仍不生氣的享受美食;喜歡這裡古怪有趣的日夜溫差,雖常常讓人摸不定主意,早上出門上課看天陰沉沉,心也沉沉的不想上課,但吃午飯時,坐在草坪上,絲絲的陽光灑在背上,暖和了心也飽了胃,總是能讓人元氣十足的繼續面對挑戰,就像及時的打氣站一樣;喜歡這裡膽敢一試的向上心態,球隊從沒想到會有打到最終賽的一天,剛開始分數差距很大,他們奮力一搏的盡最大的全力追分,不因差距大就放棄不抱希望。這些喜歡很幸福,會永遠在心裡成為最美的回憶,不是因為風景美而喜愛,不是因為東西美味而留戀,而是這裡所有的一切感染了仍在原地的我,有更多的能量去嘗試有更多的膽量去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