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Journals

60th EEMA PRESENTATI​ON (2) - PP Hydraulic
RYEMT Conference
News

Student Journals

張譯方CHANG Irene (Taiwan)

Outbound to Peru

2013-11-15
ROTARY YOUTH EXCHANGE COMMITTEE DISTRICT 3490 , TAIWAN國際扶輪第3490地區青少年交換委員會


MONTHLY REPORT FOR OUTBOUND STUDENT
扶輪青少年交換學生月報告書


Month(月份):十月.
Student‘s Name(學生姓名):  張譯方
Country(派遣國家):  祕魯
District(派遣地區): 4450
Sponsor Club(派遣社):   板橋群英社
Host Club(接待社): San Borja Sur Present
Address(地址):CARLYLE MZ N LOTE 15 SECTOR II URB LA CALERA DE LA MERCED
 
 

你好呀,希望正在閱讀的你今天有開心的一天,因為今天祕魯天氣很好,我的心 情也很好,那我要開始囉。
 
 
到這三個月了,對我來說就像是靠岸一樣,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步調,有了所謂朋 友,已經開始融進這個城市,習慣了這裡的生活。摁,是生活,不再像是旅行了。
 
 
10 月我終於自己一個人搭了這裡的公車。第一次提心吊膽的上車結果錯了,看 到司機往反方向開的霎那,我有一種要被載去賣的驚恐,還好後來我去問,他讓 我下車並告訴我去哪裡做什麼車才能到達我的目的地。我立馬道了無數個謝,就 是一個救命恩人啊。
會讓我鼓起勇氣自己坐車,其實是因為那天是我生日,我約了一群人吃飯。才會 在出門時用一種赴死的決心決定了今天要自己搭車,覺得這也是一種成長啊。
 
 
這是讓人回想起來會嘴角上揚的一天!其實我沒有跟任何人說是我的生日,只是 問大家有沒有空,然後把人約出來,就是持著一種在這天想跟朋友吃飯,但不想 給人造成心理負擔的想法。後來等人都到齊時大家在聊天討論要吃什麼,有個法 國女生突然對我說生日快樂,所有人瞬間安靜,因為都嚇到了我想,其實我也嚇 到了。眾人就開始紛紛指責我說這麼大日子怎麼沒先講,我也就笑的很心虛一直 解釋。鬧哄哄的講完後我們沒很創意的決定去吃麥當勞,有點幸福的是點完餐以 後我的帳單就莫名其妙的被結了,摁,被截走然後被結掉。吃完後不外乎逛逛街,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就鳥獸散。
這就是我的 18 歲生日,小時候總是期待這一天的來臨,想著這天要怎麼精采怎
麼過。我相信有很多其他交換學生也都是這樣度過自己的 18 歲,自己的朋友、

家人都不在身邊,在新的地方用新的語言跟新的朋友度過這一天,還是會很開心 的,但不可置否的也會覺得有一點點可惜,但我想大家的這天都還是很燦爛的。
因為當時的我是感到無比幸福的,我與這些人才認識兩個多月,即使彼此之間還 不能說擁有深厚的感情,但是在我生日這天他們想對我好這件事,對我而言就是 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想分享的是這個月我跟轟媽去了家族 party,坐了大概 7、8 小時的車,抵達新城 市時,轟媽就讓我去觀光。 跟大旅行不一樣的是,跟交換學生一起旅行時,你所記住的每一個畫面都有他們 的參與,旅程中所有的情緒色彩多少都與他們有關,腦海中停留的風景布滿的就 是大家的身影,能被記住的片段,都與這些人息息相關。而單獨旅行,是用自己 的眼睛記住這座城市,少了很多喧鬧,多了一些思考,我有些認真的讀著一個又 一個的英文簡介,吸收著那些故事,想著誰曾經駐足這裡又離去。我跟著導遊走 過每一個地方,拍了很多的照片,努力的聽著西班牙文,可能是因為只有自己一 個人,所以時間顯得有點多,所以我讓自己把空隙都填滿。一天下來,覺得自己 整個人澎澎的,就是一種很充實的感覺,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但我覺得對 於生活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這個月參加了四次例會(10/09、10/16、10/23、10/30) 這四次例會分別都有不同的交換學生分享他們的國家,每個人的 PPT 都很精采。 雖然 PPT 是對交換學生的一個規範,但其實同時也是讓我們在執行時,能夠用 自己的方式把自己想分享的東西介紹給這裡的每一個人。我們用這幾分鐘交代了 自己的人生,同時也是這幾分鐘去了解其他人的過去,多不容易啊!結束後,大 家聚在一起吃東西、聊天,這也是我喜歡去例會的原因,你可以見到平常見不到 的人,跟大家聯絡感情,三個月過去已經可以比較熟悉每個人不同的個性,知道 彼此之間現在的學校、生活,所有的問候也不再那麼客套,多了一些親切,這點 讓我很愉悅。
 
 
還有一個想說的是,崇洋媚外,不是一條好走的路。 我們努力學了語言,學不來思想,我們努力追隨歐美,追不過文化差距,我們積 極解釋所有烏龍,卻抵不過他們根深蒂固的亞洲認知。其實彼此都很善良,只是 有些東西是時間匯聚成河流,被扎根在思想以及教育上。 在臺灣時總會想講英文,覺得會講英文的人好像就很好一樣,現在在這有時大家 各自講各自的語言時,其實就會有點想念那些可以聽懂你天南地北毫無章法的中 文的人,畢竟講自己的母語跟講英文能表達出來的想法就是個差距。 我在想,有些時候自己會很排斥被說「亞洲人」,但其實仔細想想不應該這樣的, 那樣的話憑什麼就不會是好的呢,或許應該要改變那些錯誤的迷思,然後驕傲的 說我是從台灣來的,雖然彼此的有文化上的差異,但不見得人家的就是好的。

改變並不是簡單的事,就像革命一樣,自己對自己的革命吧J 不是為了要推翻什麼,只是覺得認同別人不應該建立在否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