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Journals

60th EEMA PRESENTATI​ON (2) - PP Hydraulic
RYEMT Conference
News

Student Journals

王緒捷 Vincent (Taiwan)

Outbound to Brazil

2014-05-08
ROTARY YOUTH EXCHANGE COMMITTEE
DISTRICT 3490 , TAIWAN
國際扶輪第3490地區青少年交換委員會
MONTHLY REPORT FOR OUTBOUND STUDENT
扶輪青少年交換學生月報告書


Month(月份): 3 ,  .
Student‘s Name(學生姓名): 王緒捷                 
Country(派遣國家):        台灣
District(派遣地區):         3490
Sponsor Club(派遣社):  花蓮新荷扶輪社
Host Club(接待社):Peçarra Rotary Club                   
Present Address(現階段住址,請隨時更新最新住址): 
Avenida marechal castelo branco No.770 ap.500 Bairro Ilhotas - Rembrandt 


是考驗,也是機會
    續寫三月的經典活動---嘉年華,在巴西的嘉年華中,最盛大的地方就是里約熱內盧,眾所矚目的大遊行,得獎的隊伍會獲得鉅額的獎金。相較之下,在巴西其他地方的嘉年華就是一場狂歡的派對,有樂團演奏,forro是巴西特有的音樂,是節奏輕快、男女相伴的一種舞蹈,在嘉年華的白天,大家醒來之後的下午,一堆人擁上海灘享受烈日、和冰涼海水。
 
    三月15日星期六是我換到第二轟家的日子,開心的是可以認識更多人,感傷的是我剛到巴西什麼都還不懂時,在這個轟家一直待到現在熟悉了這裡的生活。這個新的轟家正是我剛到巴西的時候會想要他們對我的形式,洗碗、洗燙衣服、煮菜樣樣自己來,我剛到巴西的時候胸心壯志,就是為了要準備做這些事情,可是我的一轟爸說家裡有請傭人就不要自己來,一轟媽說不敢冒著讓我把廚房炸掉的風險煮菜,剛開始很受挫壯志未酬,可是後來就也習慣了,一直到現在突然換了個生活模式,要在安逸環境中再重新燃燒我的鬥志,實在是一大考驗阿,但是也是機會向他們證明台灣孩子是多麼獨立堅強和自主。
 
    而轟家的家庭成員也很不一樣,我的二轟爸常常笑起來失去理智讓我有點害怕,二轟媽是心理醫生,比起整天工作的一轟媽,她更常跟我講話,除了教我葡文還教我巴西的歷史,而且如果有任何生活上遇到的困難都可以跟她說,她都會很樂意的回答,我的二轟家有三個姊妹,二姐luciana上次轟媽生日她回來時我剛好遇到,她前幾年也到3490做交換,現在在南部巴西讀書,經過她的分享後,讓轟妹laura也想來台灣當交換學生,所以我不時就會教她中文,另外為轟姐也是在南巴讀書,但是沒有見過面,家中平常就只有轟爸媽和轟妹,轟妹每天下午都在家裡睡覺,和我第一轟家的轟妹一樣,可是因為這轟家住的是公寓,所以在別的樓層還有其他年輕人會常常一起玩。
 
    我在學校讀的是三年級,學校針對即將上大學的我們有辦一個學群演講,邀請了個種科系職業來做演講,其中最多人聽的就是醫學,這很稀鬆平常,醫學系在台灣也是第一志願,醫生是個多麼偉大的職業,但另外在台灣像教授老師等同樣有著令人尊敬的光環,轟媽說老師在巴西卻是被學生踐踏的職業,在聖保羅還曾有老師粗口而學生直接拿槍對準老師,在我的學校是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但是師生相處的方法相較於台灣真的很不一樣,她們抱老師、摸老師的大肚肚,摸老師禿禿的頭,幫老師取綽號,跟對待朋友一樣,不只是老師,對所有的長輩幾乎都是如此。在這場科系介紹會中,學校竟然還有辦party,這實在是出奇的突兀和我有一百萬個不解,雖然如此,我們還是都玩得很開心。
 
    最近常常一人獨自走在巴西的街頭上,所感受到的更是最直接的感觸,像是不時傳來的臭水或是廢氣排放味道,有趣的是經過的人們身上都是噴的香香的香水味,危險的公車駕駛是最讓我討厭的,我都已經走到路快一半了,一台公車轉彎不減速直接朝著我而來,實在是氣的讓人印象深刻。還記得上次轟媽帶我去市中心逛逛,在一旁的公園就看到一堆人圍繞在五六攤周圍坐在路邊,小木箱上面擺著各種款式品牌的手機、相機和電腦,轟媽說大家都知道這些手機是偷來的,而我的朋友就有兩次手機就在我的面前被人家偷走,我因此更不能容忍這種行為,而且警察也默許這種行為的發生,說到巴西的警察,實在是讓人難過的一件事情,轟媽說警察收賄在巴西很嚴重,毒品、犯罪行為等,只要塞錢給警察,很多事情都可以被當作沒有發生。
 
    在上次去參觀轟家的家族企業大工廠的時候,我發現越了解越多事情的原理,就會對生活周遭的事情產生興趣,變得更有信心。我在工廠看到如何把木頭變成衣櫃,如何用鐵線加上一堆化學原料縫織成一張床,如何將鋁料經過繁瑣的生產線和人工打理訂製成一個大貨櫃,如何將早上4點運來的700頭牛,在一天之內完全分解內臟、肉肢冷凍後再賣給各個賣場。我了解的越多,對很多事情的看法也會更不一樣,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每頭牛隻一步步從外頭休息的柵欄中,慢慢地被一頭頭趕進工廠裡頭,在最後一道沖洗室門閘打開時,我能想像自己是身為他們中的一份子那樣的無助,眼前狹窄的倒V水泥小路,是這生命在這世界上留下的最後印象,我們平常吃牛排吃得很爽快,但是當真正站到這場景面前時,卻又會留下強大的衝擊,引起反思,這樣子做真的是正確的嗎?他們的生命就該被如此定案?但是當在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叮咚!晚上六點了,餐桌上端來一盤熱呼呼的烤肉。
 
    過了七個月了,雖然上課還是聽不懂,同學講話有時候還是聽不懂,但是語言能力確實有比起以前進步了,自我要求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我家媽咪說 :「 雞蛋從外面打破是食物,從裡面破出則是生命。」小的時候,學什麼事情,我都覺得一定要去上課,有人教我才能學得會,所以讀書的時候都一直砸錢去補習,但是現在,當我自己獨立的時候,從最基本的洗衣服、做菜、曬衣服樣樣自己來的時候,我才會覺得很多事情「我為什麼不能?」我為什麼可以自己獨立做這麼多事情,為什麼不能獨立學習?這種反思都是來自於相信自己可以,只要願意,現在我可以很大聲的說我的葡萄牙文是自學的,全靠與同學不斷的對話,做做筆記,以免忘記,而自己獨立完成一篇葡萄牙文的文章,更是會讓語言能力大增,但是即使知道該怎麼做,有很多時候還是會因為自己的惰性而荒廢,這是正常的,隨著自我要求警覺越強,久而久之,就會變得勤勞了,但是我現在還沒有達到這個地步。
 
    每個人的學習狀況都不一樣是事實,但是這些情況顯現的都是來自於想成功的企圖心和實踐力個人的差異,雖然常常被地區主委念說臺灣人都不會講葡萄牙文,而我們這個地區就剛好只有我和另外一個臺灣人,從他的身上我看到很多我會引以借鏡的事情,每個人都會遇到困難,我也同樣的遭到主委無查證的批評,但是他的心情卻是一直備受影響,在他的巴西交換中,我最常聽到的事情就是他的轟哥又對他怎樣子不好了,很想趕快回臺灣,我真的很為他感到可惜,我們每個交換生都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準備交換,也花了父母這麼多錢,坐了這麼久的飛機,來到了這麼孤獨這麼遠的一個國度,而現在破壞他的興致的事情卻只是一個人?(轟哥)
 
   我試著讓自己過得像在巴西一樣,來了這麼久常常提醒自己當初從曼谷轉機到聖保羅跟自己的對話,說如何要讓這些巴西人嘆為觀止我們身為臺灣的驕傲,最近在做一份介紹臺灣的簡報,心中最脆弱的地方還是當自己在回顧歷史臺灣是多麼的強大,身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但是至今在外國人眼中的亞洲人,他們還是只認識日本、中國和韓國,希望經過每年這麼多批的臺灣交換學生帶給世界各地人們臺灣的好印象,期望當下次有人看到亞洲人的時候,會先想起,诶?他是不是臺灣人?因為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是臺灣人。